南通锻压有限公司连续近40年被两位股东削减销售额,位居榜首。

12月11日晚和12月13日中午,南通锻造(300280。深交所)分别公布了股东深圳嘉茂资本管理有限公司-嘉茂反向证券投资基金(以下简称“嘉茂反向基金”)和郭庆的减持进展。自今年6月底和7月初两位股东公布减持计划以来,他们先后减持南通锻造股份近40股,减持股份数从数千到数百万不等,总现金市值近3亿元。

据Wind information统计,南通锻压股东已连续减持近40次,在a股上市公司中排名第一,其次是安科生物(anke biological)27次(300009)。深交所)和万润股份的17倍(002643。深圳)。

其中,安科生物科技主要由董事和高级管理层持续减持,万润股份主要由第二大股东路引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减持16倍,自然人股东王乐妍减持1倍。

西南政法大学民商法学院教授曹兴全认为,增持和减持是市场行为,其背后的原因是多方面的。

例如,由于股票价格低,增持可能有投资价值,市值管理向市场传达大股东对公司的信心,或大股东解决股权结构问题。这种减少可能是为了兑现投资回报,从战略上退出公司,或者对公司的未来失去信心。

股东持股的减少应符合法律规定和市场承诺。

遭连续减持39次12月11日晚间,南通锻压公告收到股东减持公司股份的告知函,股东嘉谟逆向基金在12月11日采用大宗交易方式累计减持公司无限售条件流通股140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1.09%。12月11日晚,南通锻压厂收到股东要求减持公司股份的通知。12月11日,股东嘉茂反向基金(Jiamo Reverse Fund)采用大规模交易方式减持公司无限流通股140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1.09%。

截至12月11日,嘉茂反向基金共有19次股权变动,其中大宗交易减持396万股,集中竞价减持256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2%。通过二级市场增加的股票中,通过集中竞标减少了1,547,800股。

此外,南通锻造被自然人股东和原实际控制人郭庆持续减持。

12月13日中午,南通锻压宣布,11月13日至12月12日,东国清自然人股采用集中竞价或大宗交易方式,减持公司无限流通股65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0.51%。

截至12月12日,郭庆共进行了23笔股权变更交易,其中通过集中竞价方式减持了897,200股,占公司股份总额的0.7%。大宗交易共减持50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0.39%。

上述两个股东都在六个月前宣布了他们的裁员计划。

根据南通锻造有限公司6月30日晚间公布的减持计划,嘉茂反向基金计划通过集中竞价或大宗交易减持至不超过927.8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7.21%),其中768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6%)通过协议转让获得,154.78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1.21%)通过二级市场增加7月5日晚,南通锻压宣布股东郭庆计划通过集中竞价或大宗交易方式减持股份至不超过768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6%),而其当时持有的股份总额为1640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12.81%)。

对此,南通锻造表示,嘉茂反向基金和郭庆的减持计划尚未全面实施。

公司将继续关注相关股东减持计划的实施进展,督促其合规减持股份,并按照规定及时履行信息披露义务。

据Wind information统计,记者了解到,郭庆对南通锻造股份的26项撤资参考市值约为3124.2万元,嘉茂反向基金撤资总市值为2.605亿元。

两位股东兑现了近3亿元人民币。

其中,郭庆是南通锻打创立者的股东,持有原股份,而嘉茂反向基金持有的股份大部分是郭庆转让的股份。

去年3月,南通锻压完成了所有权的变更。原控股股东郭庆将3350万股转让给新余安昌投资中心(有限合伙企业)(以下简称“新余安昌”),2370万股转让给嘉茂反向基金,640万股转让给上海鲁玉娥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单价为每股25元,总交易对价约为15.9亿元。

2016年3月3日和4日,嘉茂反向基金分别增持南通锻造股份687,900股和859,900股,每股25.97元和26.36元,总成本4053.1万元。

因此,截至12月11日,806.78万股中的652万股减持,通过协议转让获得上述嘉茂反向基金套现2.605亿元。这部分股份的单价为25元/股,总成本为1.63亿元。二级市场增持股份1547800股,价值40531800元。

根据这一计算,嘉茂反向基金减持的806.7万股总成本约为1.67亿元,套现总额为2.605亿元,盈利近1亿元。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