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面临企业债务违约的考验

第一次违约可能发生在中国快速增长的企业债券市场,这将考验政府是否会打破长期禁忌,允许企业债券违约,以控制失控的信贷。

上海超日太阳能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超日太阳”)周二晚间警告称,由于公司现金短缺,无法及时筹集到足够的资金,周五无法按时支付两年前发行的债券利息,总额为8980万元(1470万美元)。

穆迪投资者服务公司(MoodysInvestorsServiceInc .)表示,尽管顺驰可能出现的违约很小,但这可能是中国内地债券市场的第一次违约。

周三,该公司的电话无人接听,投资者关系部的一名员工也关闭了手机。

迄今为止,政府和国有银行一直在提供援助资金或债务延期,以帮助高风险借款人继续维持并使重债公司能够以低成本借款。

因此,许多投资者认为他们可以获得隐性担保。他们涌入中国企业债券市场,从而刺激了市场的扩张。

1月底,中国发行的公司债券超过8.7万亿元,是2007年底的十倍多。即使是较弱的借款人也能够以相对较低的成本融资。

巴克莱资本(BarclaysCapital)的中国经济学家常健表示,中国需要真正的信用违约,以减少隐性担保造成的道德风险,发展健康的信贷市场。

他表示,这也将有助于减少不必要的投资和潜在的坏账积累。

与此同时,违约或许出现在外界对中国整体金融系统愈发担忧之际。与此同时,违约可能发生在人们对中国整体金融体系日益担忧的时候。

随着中国经济增长放缓,中国金融体系可能积累越来越多的坏账。

地方政府和国有银行已经采取行动,为有问题的信托产品提供支持。

在中国,信托产品是投资产品,监管不如债券。

投资者对这一消息的态度基本平静。

中国证券指数有限公司(ChinaSecuritiesIndex)中高收益企业债券指数周三下跌0.3%。

该指数跟踪上海和深圳证券交易所100种高收益公司债券的走势。

与此同时,该消息被朝日透露,第十二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二次会议正在北京举行。

中国总理李克强在周三的会议上向与会代表强调,政府承诺让市场在资源配置中发挥更大的作用,并强调应防范和化解债务风险。

自全球金融危机爆发以来,中国债务水平的增长率与美国、欧元区和韩国陷入深度衰退之前相似。

尽管很少有经济学家预测中国会步其后尘,但分析师们表示,中国累积的债务最终会拖累经济增长,就像日本在上世纪90年代那样。

最新官方数据显示,2013年中国社会融资规模同比增长9.7%,至17.29万亿元。

许多分析师认为,政府可能只允许影响不至于引发系统性风险或拖累整体经济的债务违约。

他们说,领导人目前面临的挑战是在确保经济稳定增长的同时,创造一个更加面向市场的经济。

野村控股(Nomura Holdings)分析师张智威表示,超级日本市场可能出现违约,对债券市场的直接影响可能不是系统性的。

然而,他表示野村证券认为,与中国企业和地方政府相关的债务可能会导致更多违约。

据《日出》的文件显示,上海区政府与相关贷款银行协调,推迟了该公司去年的逾期债务,以便该公司能够避免违约。

许多分析师预计,政府这次不太可能再次干预,但Sunrise此前表示,将尽最大努力将投资者的损失降至最低。

根据最新可用数据,截至去年6月底,超级太阳未能按时偿还来自12家银行的近15亿元贷款。

去年11月,天金银行(BankofTianjin)表示,正在寻找投资者购买超过5200万元人民币的贷款和太阳欠下的未付利息。

根据日出公司的文件,天津银行已经发放了一次贷款,并已将该公司告上法庭,希望收回这笔钱。

周三,银行高管没有回电。

投资者在2012年首次面临潜在违约。

当地政府纾困后,化纤制造商山东和龙科有限公司得以避免拖欠4亿元到期商业票据。

中国太阳能公司江西LDK太阳能科技有限公司(LDKSolarCo)和SuntechPowerHoldingsCo)去年也未能偿还债务,但这些债券是在海外市场发行的。

一些分析师对中国潜在的金融问题更加悲观。

美国银行(BankofAmericaMerrillLynch)的大卫·崔维兹(DavidCui wei)表示,尽管违约不太可能立即让中国金融体系陷入流动性紧缩,但很可能引发连锁反应。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