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大陆男人借25万英镑,他们需要偿还300万英镑吗?如何吃套房

常规贷款和普通高利贷有一个根本区别:常规贷款的借款人不打算让借款人还钱,借钱只是盗用房地产的借口。

受害者有许多共同之处,例如上海的户籍、一套或多套住房、法律意识薄弱以及需要小额贷款。

2017年3月14日,程林和他的家人来到上海市普陀区人民法院,开始保卫家园的战斗。

二十多岁时,他背负着巨额债务。现在他的家人无家可归。程林仍然很难想象。几十年来,是诚实而尽职的父亲造成了这一切。

2013年,程林的父亲只向一家小型街道贷款公司借了25万元。到2016年,陈氏家族将不得不偿还超过300万元的利息债务。

为了偿还债务,家里唯一的不动产只能通过拍卖抵押。

经过调查,记者发现,事实上,私人贷款已经存在好几年了,目的是以高利贷的形式侵吞借款人的房地产。

随着一线城市的房价居高不下,许多非法分子把目标对准了房地产,房地产是家庭最重要的资产。

印钞、滚雪球般的高利贷,这些词不足以描述这种私人借贷行为。

一方面是有预谋和有组织的犯罪,另一方面是几乎没有反击能力的社会阶层。

七重借款噩梦始于一个电话。

大约在2014年11月中旬,我接到一家小额贷款公司的电话。另一方说我父亲欠公司几万元,想见面谈谈还款的事。

程林在《南方周末》对记者回忆道。

另一方声称,程林的父亲不仅欠公司几万元贷款,还欠其他几家小额贷款公司,并提醒程林,根据他们的经验,程福可能已经负债累累。

在对方的良好建议下,程林去了上海房地产交易中心,发现他在上海的唯一房产已经抵押。

程林被吓醒了。

他们告诉我,我父亲可能掉进了高利贷陷阱。

后来,他的家人几次询问程福,得知程福不仅欠下120万元巨款,还抵押和公证了房产。

从2013年4月开始,程福以家庭装修为由,向上海市闸北区杨曲路的一家小额贷款公司借款25万元。

另一方的条件是:借款人以自己的名义借款,贷款金额为25万元,还款期限为两个月,并将房产扣押在公司。

但是,借据上的贷款总额必须声明为400,000,额外的150,000将用作头两个月的利息。

这在业内被称为砍头利率,这意味着高利贷或地下银行在贷款给借款人之前从本金中扣除部分资本。

为了防范风险,贷款人通常直接从本金中扣除利息,以确保利息可以收回。

然而,这也使得借款人实际收到的本金低于账面上的贷款金额,并导致实际利率高于合同中规定的贷款利率。

两个月后,程福仍然无法偿还40万元的本金。为了偿还月利息,该公司一名姓蒋的员工带程福去一家正规金融机构借钱。程福用个人身份证信息在半年时间里向荣毅宝、宜欣、中国工商银行等10家机构借款约45万元。

此时,程福的贷款总额已经远远超过了原来的40万元。

自2014年以来,他们已经暂停向我父亲收钱,给他半年的喘息时间。

然而,这一次已经是拆除东墙补西墙的时候了,本金和利息还不清楚。

2014年7月,该公司再次向成富索要债务。

在上述蒋姓员工的带领下,用尽了所有合法借款手段的程福,通过欺诈性的房屋买卖合同,非法套现了11万元个人公积金,并办理了两张新的信用卡,总金额约为5万元。

今年9月,蒋姓员工指出了成富向一些小型灰色贷款公司借钱的另一种方式,这些公司通常被称为空。

简单的理解是,贷款可以在不提供抵押或担保的情况下当场获得。

然而,这种空放大的利率极高,并且像最初的借款公司一样,通过砍头和降息来放贷已经在高利贷的范围之内。

长期以来积累了许多困难的程福不得不向许多高利贷公司借钱。

之后,我仅向这些高利贷者支付了40万元,但不清楚我借了多少钱。

然而,致命的打击刚刚到来。

2014年11月6日,在家人发现事件发生的前几天,这位姓蒋的员工带着程福和另一家贷款人签订了一份为期两个月的贷款合同,本金为120万元,贷款利率为中国人民银行同期基准贷款利率的四倍。

贷款人承诺偿还成富第一家公司的本息,与以前一样。贷款合同上写着120万元,但实际上只借了95万元。

贷方要求这一步来平衡账户,即在向家庭借款后偿还家庭债务。

也正是这一行为使成富的债务几乎翻了一番。

但是,目前贷款金额相对较大。借款人除要求增加日利息万分之六的逾期罚息外,还以程福的名义办理了房地产抵押登记,并在公证处办理了强制执行的公证债权文书和《房屋买卖全委托公证书》。

这也意味着,一旦程福未能按时清偿债务,另一方有权要求强制拍卖上述抵押房屋以偿还债务。

现在程林一家正面临着这种困境。

借款人已向法院提出,程林一家应偿还贷款本息总额近180万元(其中本息124.664万元,罚息近60万元)。

但是,由于该房屋属于程福和程穆的共同财产,法院在180万元被确认为双方的共同债务之前,不能强制拍卖该房屋。

程林尽力向法院解释,180万英镑的贷款来源不明,比原25万英镑的利率提高了一倍。

然而,程福在各种敦促公司和高利贷的压力下,一直饱受中度抑郁和焦虑之苦,无法与他人顺畅交谈。

现在,除了这180万元之外,程福之前给小额贷款公司和高利贷者的贷款还没有偿还。

即使房子被拍卖,程林一家也很难还清债务。

程林还不能算出它到底还了多少钱。除了120万份合同外,各种小额贷款公司、高利贷、信用卡等的还款金额已经达到近100万。除了变卖家庭财产和向亲友借款,程林估计未偿还的总金额不低于300万,而等待程林一家的唯一办法就是通过房屋拍卖。

我只是不明白为什么明显的高利贷在25万到180万之间仍然合法。有什么问题吗?程林问道。

目标是程灿·林赢的机会有多大?许多法律专家给出的答案是:这非常困难。

由于程福在贷款过程中只持有部分贷款借据,他无法完全证明债务是如何从25万元上升到180万元的。另外,上述双方的120万元贷款合同文件已经公证处公证,相当于双方对合同有效性的认可。在民事经济纠纷中,合同的合法性不能交叉质证。

今年2月,上海司法局和上海电视台联合推出的电视节目“法治特别股”报道了类似的案件。2013年,徐女士在上海向一家小额贷款公司借了4万元,仅在6个月内债务就达到150万元。

贷款人向法院提起诉讼,并没收了她和父母居住的房子。

遭受重创的徐女士于2016年死于心脏病,但高利贷公司仍在向徐的父母索要剩余贷款。

经过近两年的观察,上海海事律师事务所的王伊尹律师将这种民间借贷行为命名为:日常借贷,顾名思义,充满了例行公事。

这种例行贷款现在并不少见,但实际上并没有多少人达到法院的判决水平,许多人在失去房子后会和解。

王伊尹在南方周末告诉记者。

近年来,王伊尹接触到许多类似的案例,包括普通工人阶级的日常贷款,以及富裕的第二代和分裂的第二代的特殊案例。

他在微博上记录了自己的所见所闻,并将其总结为“常规贷款的类型”。

据他观察,这些受害者有很多共同点,比如上海户籍,一套或多套住房,法律意识薄弱,都有小额贷款的需求。

然而,常规贷款本质上不同于普通高利贷:常规贷款的借款人不打算让借款人还钱。借钱只是侵吞财产的借口。坦率地说,他们要找的是你的房子,兴趣只是第二个。

日常贷款的操作也有规则:首先,以行业隐藏规则或支付前期利息的名义,诱导借款人签署一张金额翻倍或远远高于实际借款金额的借方票据。

然后通过一轮或多轮资产负债表,借款人的贷款额不断翻倍,房屋被抵押。

借款人签署银行转账后,贷款人提取提款并留下银行对账单作为履行合同的证据。

此时,合同中的借款人和贷款人都是个人,这也为今后民事贷款纠纷的胜诉奠定了基础。

在王伊尹看来,日常贷款的整个过程都表现出有组织犯罪的特点,例如,大部分人都是集体犯罪,而且每个过程都做得非常细致。另一个例子是使用恐吓、威胁和其他手段迫使借款人签署相关协议。这些团体甚至配备了专门的律师来指导他们的工作人员如何在法律程序下实现他们的目标。

张峰,现任北京金城通达律师事务所执业律师,在公证处工作多年。

他向《南方周末》记者解释了彩票的名字。法院或法官的逻辑是查明与合同有关的事实,首先,合同是否真正合法签署,其次,合同是否实际履行。

为了尽可能避免法律障碍,常规贷款人也将从这两点入手,首先,确保贷款合同的真实性。

因此,在程林一案中,另一方利用公证来证明债权关系的真实性和有效性,并确保法院不能对此提出质疑。

其次,贷款金额将与合同中的数字保持一致,以确保银行贷款和贷款合同资金的流动,但实质上贷款人将被要求通过其他方式(即降息)归还部分贷款。例如,以成富为例,贷款人将要求成富取出部分利息,并在收到钱后立即归还给贷款人。

由于现金返还,程福无法证明资金的真实去向,所以法院仍将实际贷款金额确定为合同中所写的数字,即合同得到有效履行。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借贷双方约定的年利率不超过24%,贷款人有权要求借款人按约定利率支付利息。但是,借款人与贷款人约定的利率超过年利率36%的,超过年利率36%的利息视为无效。

换句话说,高于36%的私人贷款利率可被视为高利贷,不受法院保护。

然而,这不包括校长。

为了保证贷款金额能够顺利翻倍,日常贷款合同中的贷款金额将远远高于实际金额,从而扩大本金金额。

如果到期未能偿还贷款,它也会这样做。

经过几轮轮换,贷款金额翻了几倍,但利息仍符合法律的有关规定。

在这种情况下,借款人很难推翻合同。除非能向法院提供足够的证据证明合同无效,如伪造签名、虚构当事人等。,借款人只能根据民事案件的一般处理情况质疑贷款利息是否合理。

张峰说。

一步一步来,唯一能让借款人摆脱困境的是抵押财产。

合法罪犯李钟原属于幸运类。他在清算前还清了账目,但现在他也卷入了债务纠纷。

李钟原的情况与成林的情况略有不同。李钟原并非没有还款能力。相反,他在还款过程中遇到了日常贷款官员的各种困难。

李钟原在杭州桐庐地区经营一家仪器加工厂。今年1月,他从当地一家小额贷款公司借了10万元和10万元,实际上写了53万张钞票。

因为他渴望借钱,而且他以前也有过类似的借款经历,李钟原知道夸大的合同金额是惯例,所以他没有质疑与实际金额相差太大的借款数字。

然而,当还款到期时,李钟原通知对方来取款。对方先是以忘记合同等原因拒绝办理还款手续,然后要求李钟原当场撕毁手中的贷款证据。

我当然不同意,所以我和这些人吵了一架。幸运的是,当时我打电话给警察,做了笔记和录音,以证明我确实偿还了贷款。否则,我真的无法解释清楚。

李钟原对此深感关切。

他用狡猾这个词来形容这些贷款官员。在他看来,对方想尽一切办法阻止他们还款,只是为了让贷款招致逾期费用。然而,一旦本金和利息加上罚息金额累计起来,它将在许多天内超过自己的承受能力。

巧合的是,李钟原还有一处房产抵押给了小额贷款公司。

程林也遇到了类似的情况。2015年初,当120万英镑的贷款即将到期时,程琳考虑卖掉房子自己还款。然而,房子此时已经抵押了。只有债权人同意取消房屋抵押,另一方声称找不到当事人,也不能取消房屋抵押。

抵押人是为我父亲找到它的蒋姓员工。为什么他找不到?后来,我们向房地产交易中心和公证处询问对方的联系方式,但电话和短信都没有回复。

程林回忆道。

直到合同过期的那一天,收债人才姗姗来迟,声称程福的贷款已经过期,他需要支付额外的72,000元罚息。直到那时,程林才明白一切都是经过计算的。

从一开始,他们就没收了我家的房契,后来他们抵押了一笔住房贷款,现在他们推迟了借款时间。目的是让你尽可能多地借钱,而不是让你卖掉房子来还债。

程林突然开口。

现实情况是,常规贷款已经在借款、收息、收债和拍卖等各个方面形成了自己的产业链。

冯毅与日常贷款官员有过接触。

在律师生涯中,他帮助客户从这些贷款官员那里购买房产。

据他说,市场上有一些个人投资者或公司大量收集这种房地产,来源是小额贷款公司。

由于价格远低于市场价格(通常为50%),许多人都在观望。

一般来说,贷款人和借款人签订房屋买卖合同。客户帮助借款人偿还小额贷款公司的贷款,借款人将房子卖给这些投资者。

然而,这种房地产存在一个问题。通常还是有人住在里面。有时,一些孩子卖掉他们的房子来偿还债务,而他们的父母仍然住在房子里。

冯毅透露。

通常为了防止这种情况,贷款人也会要求借款人签署房屋租赁协议,理由是防止借款人无力偿还。

一方面,垫料者前来讨债方便,以免因寻衅滋事或非法闯入他人住宅而被公安机关逮捕。另一方面,它可以允许嫌疑人合法占用他人的房屋,并有理由将以前的居民驱逐出他们的房屋。

冯毅还认为,上述例行贷款实际上违反了法律,实质上是以法律形式掩盖非法目的。

虽然从表面上看,日常贷款的法律程序没有问题,但在法律认定上并非无懈可击。

例如,还款时找不到任何人,贷款与转让合同不一致,罚息过高,甚至存在欺诈和恐吓等。,所有这些都可以由法院考虑。

在现阶段,对这类日常贷款的调查只能依靠公安调查方法,最终将由敲诈勒索和诈骗等刑事案件来处理。

许多法律专家还表示,从纯粹的民事角度来看,解决类似案件的方法并不多,更多的思考只能从刑事犯罪的角度来做。

民事审判重视白纸黑字的证据,而刑事案件可以主观和故意地判断。

常规贷款是典型的。每个部分看起来都合法,但合在一起就是刑事案件。

王伊尹说。

根据他的观察,目前法院在审理日常贷款案件时,由于证据有限,此类案件仍按照民事经济纠纷处理。

但是,考虑到案件的特殊情况,在执行过程中会偏向于被害人,如尽可能推迟拍卖房屋,或者对只有一所房屋的被害人不执行拍卖。

但是,这些措施只能变相增加日常贷款人员的犯罪成本,并不能从根本上解决日常贷款违法性的认定问题。

冯毅向《南方周末》记者解释说,目前,经济调查部门不干预经济纠纷。除非涉及非法集资,否则公安部门很少调查类似的私人贷款案件。

2016年9月初,上海市公安部门曾出动两百余警力,在上海市多个区县同步开展针对类似高利贷的集中打击收网行动,集中捣毁以张某、黄某、朱某为首的三个犯罪团伙及抓获上海虹民房地产经纪有限公司负责人姚某等三十余名犯罪嫌疑人。2016年9月初,上海市公安部门派出200多名警察,在上海几个区县联合打击高利贷活动,摧毁了张、黄、朱三大犯罪团伙,逮捕了包括上海洪敏房地产经纪有限公司董事长姚在内的30多名犯罪嫌疑人

如何把握民事案件与刑事案件的界限,可能是日常贷款案件中需要考虑的一个问题。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