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过30%的股票被冻结,净收入下降。惠济山如何突破黄酒市场?

近日,主营黄酒业务的绍兴酒企会稽山(601579)因为控股股东精功集团资金链危机,被迫处于一场风波之中。

7月23日,会稽山发布公告显示,公司收到中登上海分公司下发的股权司法冻结及司法划转通知(2019司冻0722-02号)及其附件浙江省绍兴市越城区人民法院向中登上海分公司出具的协助执行通知书【(2019)浙0602民初7088号、7090号、7092号、7093号】,获悉公司控股股东精功集团所持1.64亿股公司股份被司法轮候冻结。

不过,会稽山表示公司并不会因此而产生对经营的影响。

根据会稽山发布的2019年一季度财报显示,营收和净利润均出现不同程度的下滑,其中公司主营业务中高端酒和普通酒的营收下降尤其明显。

虽然和白酒行业相比,黄酒在整个酒类行业中是一个比较小的品类,但竞争尤其激烈,会稽山又将如何应对当下“内忧外患”的局面?控股股东资金链危机会稽山在7月23日的公告中透露,精功集团此次其所持公司股份被司法轮候冻结事项,主要系精功集团在光大银行绍兴支行有银行融资并已经产生欠息,光大银行绍兴支行宣布精功集团名下贷款全部提前到期并起诉要求归还相应款项,向浙江省绍兴市越城区人民法院申请财产保全。

同时,会稽山也表示,公司与精功集团为不同主体,具有独立完整的业务及自主经营能力,在业务、人员、资产、机构、财务等方面与控股股东相互独立。

精功集团所持公司股份被司法冻结及轮候冻结所涉及的事项均与公司无关联,预计不会对公司生产经营管理产生影响。

据记者了解,精功集团资金链危机最先被揭开口子是在2019年7月15日。

当时,精功集团有限公司2018年度第三期超短期融资券(代码:011801957,简称:18精功SCP003)的付息兑付日。

但随后,上海清算所公告表示,仍未收到精功集团有限公司支付的付息兑付资金,无法代理发行人进行本期债券的付息兑付工作。

据悉,该债券发行总额10亿元,大公国际资信评估有限公司主体评级AA+,应偿付本息金1051780821.92元。

精功集团解释原因为“公司流动资金紧张”,称正在通过多种途径积极筹措资金,并加强自身经营,努力通过自身经营性现金流偿付。

同一天,大公国际资信评估有限公司下调精功集团有限公司主体信用等级至C。

7月17日,精功集团发布“关于未能清偿到期重大债务的公告”,称截至7月16日,精功集团及合并范围内子公司到期未清偿债务合计210675.86万元,称原因是“2018年12月以来至目前,公司总部已连续兑付各类债券本息合计约36亿,使总部层面流动性陷入紧张”。

两天后即7月19日,精功集团发布“关于新增资产被冻结和查封的公告”,公告透露,792万股瑞丰银行股权被冻结,多处房产被查封。

至此,精功集团的债务问题被曝光在公众面前。

7月23日,会稽山发布公告称,其控股股东精功集团所持有的会稽山1.64亿股股份被司法冻结,冻结期限为三年,占会稽山总股本的32.97%。

会稽山的自救难题但其实,如果没有精功集团的拖累,会稽山自身业绩也不甚理想。

4月17日,会稽山公布2018年年度报告,称实现营业收入11.94亿元,较上年同期减少7.36%;净利润为1.78亿元,较上年同期微幅下降2.26%。

若剔除非经常性损益,会稽山2018年净利润为1.71亿元,较上年同期微幅增长2.95%。

此前两年,会稽山业绩连续两年实现两位数增长,2016、2017年的营业收入同比增幅分别达到14.62%和22.91%,净利润同比增幅分别达到24.43%和28.62%。

对此,会稽山在年报中称,报告期内,受宏观经济增速减缓等因素影响,黄酒行业市场竞争十分激烈,公司积极应对经济大环境的压力,加强内部管理,优化业务结构,拓宽营销渠道,主要经营指标与去年同期相比略有下降,但总体上仍继续保持了平稳发展趋势。

记者在会稽山2019年一季报中看到,其三大业务品类中,中高端酒和普通酒均出现不同程度的下滑,只有其他酒品类有所增长。

对此,会稽山相关负责人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公司的其他酒,主要包含子公司上海会星星酒类销售有限公司在经销代销的少量其他酒类与饮料产品;以及会稽山利用酿制黄酒后产生的酒糟等原料,加工生产的糟烧白酒等少量副产品。

上述副产品目前所占公司主营业务收入较小,公司的生产、经营、销售仍以会稽山、乌毡帽、西塘等品牌黄酒为主,主营业务不会发生变化。

目前国内黄酒市场主要由古越龙山、会稽山、塔牌、孔乙己、女儿红等品牌分食,在业内看来,中国黄酒品牌竞争异常激烈,与该市场在地域上受到局限有较大关系。

中国食品产业分析师朱丹蓬分析称,整个黄酒重度消费区域就在江苏、浙江、上海地区,在此外的地区少有销售,使黄酒行业长期处于恶性竞争中,并且形成恶性循环。

不过,记者也关注到一种现象,当下黄酒继葡萄酒之后,将时尚化、高档化的概念融入到产品当中,改变了传统黄酒产品的保守、古板印象,吸引了一批跟随潮流、消费潜力较大的年轻消费群体。

黄酒的消费群体也逐步由原本的低收入阶层向高收入阶层拓展。

在上海、北京、广东等经济发达省市,以及成都、长沙等消费型城市,中高档黄酒的消费量迅速上升。

据调查数据显示,目前国内年度黄酒人均消费为1.4升,年度白酒人均消费为2.6升,年度啤酒人均消费为21升,葡萄酒人均消费为0.26升。

与白酒、啤酒相比,黄酒的年度人均消费仍存在较大的差距,只比葡萄酒高。

这也从侧面反映出黄酒行业面临着极大的发展空间。

对于未来的规划,上述相关负责人表示,面对宏观经济环境、行业发展趋势和市场竞争形势,公司将更加坚定做强黄酒主业的雄心壮志,积极应对各种挑战,依托智能酿酒优势,实行智能化生产管理,加快高品质酿酒项目研发;继续大力推进市场营销,聚焦核心市场和重点产品,加强与经销商的融合度,力争市场销售有新的突破。

“近年来受益于经济持续增长,酿酒行业也体现出消费升级带来的结构性变化,黄酒行业在产品创新,适应消费升级需求,在销售模式转型、拓展黄酒消费非传统区域等方面存在巨大的发展空间。

”该人士称。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