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半年,盈余转亏为盈,金种酒丢掉了队徽酒的“四朵金花”。

日,金种子酒发布2019半年报。

其上半年实现营收为5.06亿元,同比下降7.80%;归属净亏损3178万元,同比下降629.21%,在上市白酒企业中排名甚至低于已经暂停上市的皇台酒业。

记者注意到,在酒类业务连年下滑的情况下,金种子酒的药业处于增长状态。

金种子酒相关负责人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由于产品结构调整,淘汰了一部分低价位产品,导致公司酒类业务下降。

药业增长也是收到酒类业务下降才在整体营收中占比提升。

在徽酒“四朵金花”中掉队酒企中流传着“西不入川,东不入皖”,以显示对四川、安徽两地的酒企的尊重。

其中,早年间徽酒“四朵金花”——古井贡、迎驾贡酒、金种子酒、口子窖更是代表着安徽酒企的门面。

2015年6月,以口子窖成功登陆深交所为标志,徽酒“四朵金花”出现实现齐聚A股的盛况。

也是从那一年开始,在1998年就上市的金种子酒业绩开始下滑。

数据显示,2015年金种子酒实现营业总收入17.3亿元,同比下降16.83%。

自此,金种子酒营收一路下滑,2016年-2018年,公司营收分别为14.4亿元、12.9亿元、13.1亿元。

对于金种子酒上半年的亏损,外界早有心理准备。

在不久前的业绩预告中,金种子酒就坦言上半年预计亏损上半年将预3000万-3600万元。

与金种子酒不同的是,徽酒其他三朵金花在2019年上半年则呈现出锣鼓轩昂的情境。

数据显示,2019年上半年,古井贡、迎驾贡酒、口子窖分别实现营业收入59.88亿元、18.82亿元、21.59亿元。

与之相比,金种子酒的5.06亿元营收在上市酒企中仅比已经暂停上市的皇台酒业6310.86万元高。

对于亏损原因,金种子酒在公告中解释称主要是因为消费快速升级,市场消费主流价位产品上移,导致公司百元以下价位产品市场份额萎缩,销量下降;同时,公司主推产品金种子系列年份酒尚处于培育期,销售未突破上量且对公司整体业绩贡献度有限。

但对于年份酒何时能助力业绩跑起来,金种子酒相关负责人对记者表示,由于市场形势具有不确定性,新品仍处于培育初期阶段,何时能实现产能释放无法确定。

2018年,安徽白酒产量产量为43.13万千升,居全国第五位,白酒企业约有550家,其中规模以上企业112家。

随着白酒市场竞争加剧,传统徽酒传统的渠道与终端战略增长在外地酒企的全国化战略下逐渐失效。

金种子酒面临的不但是徽酒自己的竞争,还有来自外地酒企的压力。

业内人士分析表示,由于安徽中低端盒酒萎缩,其销售市场被洋河、古井贡、口子窖等酒企的强势挤压,短期看,金种子的销售环境不太乐观。

削减管理费用低于金种子酒业绩萎靡,白酒分析师蔡学飞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曾表示,金种子是中国区域酒企的代表之一,自身也曾经是精准价格带战略的成功案例,但是伴随着中国整体消费升级,金种子品牌建设滞后,价值感较低,导致其整体产品结构升级艰难。

曾经站上高台,面对竞争对手逐渐高筑的城墙,金种子酒并不想一直望其项背。

在新品仍无法提供业绩增长点的尴尬期,金种子酒尝试着止损策略。

根据金种子酒2019年中报显示,公司上半年销售费用、管理费用、财务费用等与去年同期相比都在下降的趋势,筹资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也增长了11797.28%。

金种子酒在财报中表示,研发费用变动原因为报告期研发投入较上年同期增加,用于与江南大学以及安徽大学合作,成立了一系列技术研究中心。

另外金种子酒公司申请了35项专利。

而筹资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变动原因为报告期发行新股。

金种子酒相关公告显示,公司于2019年3月向3名特定对象非公开发行人民币普通股1.02亿股。

此次非公开发行股份发行价格为5.65元/股,募集资金总额为5.76亿元,主要用于优质基酒技术改造及配套工程项目和营销体系建设项目。

关于未来金种子的机会所在,蔡学飞曾对记者表示,其未来的机会点主要还是在中国消费多元化与碎片化时代,进行多模式与产品的创新,利用区域基础与品牌特色,构建新消费人群的竞争壁垒,充分利用信息时代的新技术优势,实现企业营销的弯道超车。

数据显示,金种子酒几年来酒类业务处于不断萎缩中。

2016年-2018年公司酒类业务分别实现营收11.86亿元、10.18亿元、8.76亿元,占公司总营收的比例分别为82.60%、78.92%、66.62%。

发表评论